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小说:老同学,别来无恙,好想念你!

2022年01月27日 10:01:45156630

  故事:封后岩(上)

  .

  “喂,是施哲吗?”“是啊,你是哪位?”这天,我正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突然手机响了,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一位女子的声音传过来:“你猜猜我是谁,读高中时你追过我的。”我有些诧异:“啊?真记不得了。”“你追过好多女同学吗?我是茹瑛啊,忘记了?”

  我对茹瑛当然有印象,一个脸蛋还算漂亮但成绩不怎么好的女同学。我还记得当时确实有个叫陈圣军的男同学与她很要好。

  她见我没回答,继续说:“这么多年了,忘记了也是正常的。我昨天去镇里玩,碰到了你的哥哥,是他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的。怎么样?来我家玩,明天就来,我等你!地点位置我在微信里发给你。”

  这是一种不容商量的口气。好在我也闲得无聊,第二天一大早就驱车两百多里赶到茹瑛家。其实,她家与我老家很近的,我住镇上,她在离镇上十多里的一个小村里。

  小说:老同学,别来无恙,好想念你!

  我把吉利车停在她家门前。她家房子不大,是个两层小别墅。茹瑛满面笑容地从屋里迎出来,给了我一个拥抱:“老同学,别来无恙,好想念你呀!”

  茹瑛的这个动作尺度有点大,闹了我一个大红脸。我轻轻地掰开她:“你家有客人呢。”“哪有?”“门口不是停着一辆豪车吗?”“是我自己的。”“你老公呢?”“死了,快三年了。我老公陈圣军,你记得吗?”

  我点点头。她挽着我的手进屋,说:“你哥告诉我,你原先工作的单位倒闭了,现在待业吧?你妻子与你离婚十年了,是吧?”

  我又点了点头。她说:“别去城里工作了,就在我这里养老,我陪你!”我吃惊地说:“你我都还不到五十岁,养什么老?我哪来的养老金?”

  “我养你!”她直视着我:“不会觉得突兀吧?我们有爱情基础,也算是再续前缘。”我瞪大眼睛:“这从何说起?”她也露出惊诧的神色:“怎么?读高中时你敢追我,现在对我一点意思也没有了?是不是我现在人老珠黄,变难看了?”

  “我追过你吗?”“不是吗?有一次课堂上,你给我扔过纸条,是一封情书。”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是陈圣军抛给你的,砸在我身上。他朝你努努嘴,叫我扔给你。”“啊?这个死鬼,也不告诉我一声,害我……”

  小说:老同学,别来无恙,好想念你!

  老半天,她见我一声不吭,笑了笑说:“好吧,允许你慢慢考虑。走,快中午了,我们去镇上买菜。你开我的车子去。”

  到了镇上,我提出先去看看我的兄嫂。茹瑛不悦地说:“你不是每年都回家看兄嫂的吗?我与你可是三十年没见面了。”

  我只得依她。两人走进菜市场里,镇上的人基本还认得我,跟我打招呼:“施哲,与局长夫人好上了?”“好啊,施哲,恭喜你,你们俩可是天生一对呀。”

  茹瑛倒也挺大方,笑着一一招呼。原来她经常开车来市场买菜,那些摊主大都认得她。“到时候办喜酒,菜要到在我们这里买呀!”茹瑛说:“一定。”

  她都选贵的买。我要付钱,她附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不是说我养你吗?以后连社保我也帮你买了。你就安心地享受晚年吧。”我也被她逗笑了:“我的晚年比别人来得早啊。”

  整个菜市场里买的、卖的,都朝着我们看。我都感觉茹瑛与我亲热过分了。

  小说:老同学,别来无恙,好想念你!

  回到“家”,茹瑛换上便装,系上围裙。“多少年了,我就有一个愿望,好好地当一个家庭主妇,餐餐为我心爱的男人做一桌好酒菜。”我惊奇地问:“这算什么愿望?你不是已经当了几十年的家庭主妇了吗?”

  茹瑛说:“我没有。过去家里有漂亮的保姆的。去城里找他,也是去酒馆饭店吃的。我只是在陈圣军死了以后才开始自己做饭的。”

  她把中餐桌搬到了二楼阳台上,然后拿出了一瓶名贵葡萄酒。我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们是老同学,不要太奢侈了吧。这个留着以后待客吧。”茹瑛说:“你别多想,该吃吃该喝喝,尽情享受。我家的酒啊,你这辈子也喝不完。要是来世我们能做夫妻,再喝。”

  “哪来的这么多名贵酒?”“酒算什么?还有更值钱的呢。啊?不过,现在保密,等你我领了结婚证,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。”

  我也不好再问什么。她陪着我喝酒。她的酒量并不小,可禁不住一杯接一杯地干。过了一会儿,她满脸通红,连眼睛也红了。她眯缝着醉眼,踉踉跄跄地站起来,绕过桌子,慢慢地向我走过来。

  (未完待续,图片来自网络)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