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筑城温润,情烟流连

2020年11月20日73520互联网

  明媚不全,却只愿温心能懂,

  给予的微笑,收归在心了,一场珍稀的栖息,

  我笑了,看见吗。

  ——感溢

  一场心底的浩劫,掠夺了无尽的泪水,精疲力竭地啜泣,于深夜时分,无力地呼喊,一声声,在空气中遥望窗外,漆黑的夜空下,暗黄的房间里,匆促的敲打着,祈求着,默念着,弥合着自己种下的疮口,用尽力气挽住那一抹衣角,低沉地呢喃着,喉咙阵阵哽咽,声不成声,泣不成泣,仿若窒息,泪如泉涌般散落在光滑的键盘上,浸湿了指尖,透进了衰竭的心脏,一阵阵地颤痛,匆疾的心率,随着跳动的心,在每个敲打的顷刻,痛彻入骨,哀鸣划破了长空,无声的饮泣,筋骨微然抽搐,握住的手机跌落在桌子上,苍然握紧在手心,屏幕却是墨黑一片,一切都是自己封杀了自己。

  一直拥获的那一份弥足珍贵的温暖,跌宕起伏间,几经摧毁,是自己寂灭了属于心扉之间的相惜,如此贪恋着,终于愈加地忧心,在多次的确定之后,仍是肆意蹂躏,所有的所有,都破灭在自己的纠结上,空洞的心,在那个男子的离弃时,摧残了一直建立的信念,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时,终于心房崩塌,那一场寂寞落幕了,带走了所有的坚定,开始多疑,开始无数次质疑自己,以为一切的结束,却是一切的开始,遗下了一地的碎片,双手被割破,至今血丝泛出。

  这个深夜,刺杀了自己,也割裂了他人,一直宁愿自残自伤,不愿伤及身边的人,只是,在自伤的瞬时,波及了别人,让所有都破碎了,暗哑的声线,那么的无力,一次次地拭擦着涌出的泪水,心深处说着千万次对不起,然,自知这一句不再能弥补那一些些的利剑剖开的伤口了,抽紧了心口,茫然无措地坐在椅子上,看着屏幕,垂泪叫喊,孤立无援,是这病态,一次次地穿破了那恩宠的心,捣动了本已疲累的心,自问自语中,是自己的错,徒地不留。

  泪痕斑斑印在了键盘上,手指触摸,清晰依然的哀楚埋于深层,执着地守着一份温暖,紧紧抓获,即便淡淡无痕,此后开始,暖城温意,倾出所有去守护,学习着,不再惊怕疏烟淡月,不再忧惧默言寡然,懂得该要城池筑起温暖的堤坝,开始润暖,言淡少语时,知道只是疲累了,终将是一场等待,等待着璀璨绽放,盈泪的眼眸,要淡静了,一如往昔般静和地守待,静候着冰冷的融化后一个温心的拥抱,即便不知时日会是多久,然,在无数个等待的过程中,渐渐懂得了,该要安静凝望。

  颓靡占据了心田,就在这一夜,让一切的颓败都上扬吧,夜,没有了海风味道,没有了鸟鸣声声,小城的道路静谧安和,然,却无比地想念那一片海了,咸苦的味道,犹如泪水沁入了唇里,舌尖萦绕,淡淡地留驻在口腔内,不记得多久了,不吃甜食了,甘甜潜留短暂,也许贪婪便是这样了,总期盼可以一直恒远,只是在紧抓的时刻忘记了,一切都如流沙,想要握住更多,便要懂得松手。

  囚牢,如此坚固,套住了远飞的心心念念,逃不出囚固的城池,只能看着远方湛蓝的天际,默念牵挂,祈求在他时可以奔赴前往,给予真切的拥抱,微笑面对着那张如花笑颜,说过一起相惜相依,曾经的话语,尽在脑际,从不忘记字字句句,如若累了,嘱咐着记得远方的温暖,也许给予的不足够,但,在等待中,会学习一点点在心里积聚,也许不明媚,然,泛起的真情却希望可以暖流如注,时日的变迁,洗不去清晰的记忆,灭不了燃点的烛火。

  指环断裂,磨伤了食指,看着泛血的伤口,没有痛感,丝丝的血迹染在了纯白的纸巾上,鲜红点点,寂然地触摸着食指,指尖顿然,鲜红染满了指间,静静地在花泥下埋下了断开的戒指,一瞬间,身体眩晕不稳,红肿的眼睛,印下了两道淤青,低下头走回了房间,无人知晓,房门后的倩影自持坚忍,沉默以对,咬紧了嘴唇,是这一次次的启唇时刻,道出了满目的残忍,看着一句句,咬裂了干涸的唇瓣,再一次了,唇间浸满血丝,嗅到了腥味,镜子里尽显一张千疮百孔的容颜,何谓青春,也许只是时间上的一道疮疤。

  喝着大量的清水,唇伤刺痛,漠视了这一道无痕的红印,也许总在痛定思痛后,才能如此坚念着心中的所思,不再在转身时,不留痕迹,会记得那一角温暖的衣玦,一直在心底珍留,不明辨的心绪,努力地带去真挚,祈念唤回如昔的心,如昔的温情,问了多次,最后安稳等候,星辰流转,恒定了无以言传的真情,其实一直懂得,只是在歇斯底里时,创痛隐埋了那一些些,留在原地静候,跟寻着那一路上的脚印,循迹而行,送去温心。

  生活回到了生活,沉静地活在了真实中,一切都不是梦,那天当千百人说七夕时,独在角落里看到原来也是立秋,秋意疏淡的城市,仍旧盛夏如常,一个季节如此的漫长,延绵直至浓冬,当秋凉溢满了整个北国时,这里却是灼热斑斑,看不到落叶纷飞,也不会有秋风萧索,断了所有,剩下了浓烈的焦灼,炽热了飞扬的尘土,尘封了久远的纯粹,绿意盈盈的道旁,干茎沧桑,触碰着凹凸不平的表皮,印下了一行模糊的字迹,手指轻轻一抹,不再留痕。

  微凉的清晨,阳光斜射在枝叶,满目的生机,然,为何深处苍凉,空白缺失,仰起头对着湛蓝,扬起了嘴角,给了自己一个微笑,舒心给予他人,也给予自己,拥着一颗温润的心,滋养那一颗经不起触碰的心,即便此前暖意不存,如今努力地堆叠着一层层余温,轻轻一个拥抱,悄悄一句话语,都期盼可以带去些微的温暖,不曾知晓这微弱的温泽会否润暖了一颗心,只是不断地陈说,温心话语,是否暖心呢。

  从此握住姐姐孩子的小手,感受心底的暖,童真的笑颜总能安谧了焦灼,抚摸着稚嫩的脸颊,那一夜,我哭得不声不响,该要学会寂静中平和内心了,懂得了,只有心间存余,才能给予,这一刻,迎向了日光,耳边是小B天真童声,少言寡语地静静倾听,他会璨笑询问着未知,清澈的瞳仁,如清泉般透彻,微然地回应着,知道孩童如幻的念头无穷无尽,听着无邪的认知,手只是习然触碰那白嫩的脸颊,在剩余的时日里,心也许不尽然地和暖。

  写一封信笺,诉说了自己的念想,文字行间,希望带着微然的暖和,即便地址无名,却能抵达那遥远的他方,跨越了千山,如空气浮动般,暖流渐驻便好,我说,我会学习温暖,散放四处,经年久远之后,依然是心怀如旧,相依相伴,我说,从此言表微暖,传达安详,只为了润泽曾经无数次残虐的心房,我说,时刻牵念,如昔如前,我说,说了那么多,信纸上尽是文字,满布了微笑,如若懂得了,便安和地回给一个平然的微笑,心就满足了。

  错失,或许就是永久的失去了,心慌凌乱,不知道是否会从此疏淡了,不知道恩宠是否难回了,流逝了泪水,如今,默然捡起脱落的花瓣,收在了书页中,留住了永恒烂漫的一刹那,当收起了所有的怀抱时,用尽气力回抱,想要给一个安稳,期望只是短暂的剥落,会是吗,在心原处疗治的过程中,期望一切都会复元,只是心的疲惫,歇息会是多久,我知道从没有一个限期,只因自身便是如此,无泪地淡笑着,只希望会在疲倦时,会被念起。

  嘱咐着所有的微小,惊觉了,苍老了心,时光如若静好,平复会否依旧,我说我想念寒冬,只因贪恋温暖了,当一切成为贪婪时,需索就会如此多了,早已知晓这样的命理,只是当靠近时,会忘了这样的懂得,当一切清晰时,却是姗姗来迟了,不知是否能缝合了,无尽地哀叹,是自己虐杀了那一份难得的情谊,只愿这苦果自己尽尝吧,让一切的酸涩都收归于自己,如今,学习着淡静,沉然宽待,会一直记得那份心灵相惜的感动,携手微笑。

  相距也许绵长,然,只要心贴近了,便是短距了,我如此心念,营营役役地顾盼回首,看不清前路,努力前行着,不祈求更多了,一切安然便好,每天依旧抬头仰望天空,依旧在行走时低下头,看着地面,浅浅地踏步而行,让无数的遇见都化作了尘烟,因此,自知不能邂逅那圣洁的幸福,这个字眼,于我仍是太奢侈了,光环于我,始终是过于耀眼了,灰烬尽丧。

  文字敲打着,最后,心慢慢淡然了,平复伊始,如梦如幻,徒留了满地的落寞,浮生浅尝之时,心可以瞬间地颓败,终于懂得了,开到荼靡,残败使然,浅留了曾经成疾的旧患,时间飞转了,涂色如灰,会依旧是灰色,会依旧如故。

  循环反复地听着婴儿,擦干了键盘上的泪迹,全新的键,在指尖上炫目,房间里默然垂首,轻轻闭上了眼睛,凝神片刻,淡化了思绪,纾缓了刺痛,对着镜子,练习着微笑,拨开厚厚的刘海,颓然的目光失神散落,回神顷刻,淡淡盈笑了。

  日光正午时刻,一个人,一杯水,描画着字迹,让晃动的心,回首安稳,微风吹起的绿意,枝头跃动,安如所安,静如所静,不再会猝然长辞,翩翩的落花,撒了一地,败落残缺。

  如今,静和地看书,不再惊扰了,只是昼夜轻轻祝福,给予温情,如初了,亦然期望昔时会恢复,这样也是更大的满足了。

  奏一曲温润,换一幽情烟。

  祈念,福祉。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