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同桌记忆,好美、好苦、好涩

2020年10月13日82300互联网

  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”从后面传来一张纸条,打开便是这样一段话。我转头望向你,你正笑看着我。自从不和你同桌之后,我们就靠着传纸条来联系。传纸条的游戏,也仅存在高中时候了。

  而今翻开你给我写的同学录,最先映入眼中的就是这么一段话了。现在想来,我们最喜欢挑在语文课传纸条,在别人看来是一些很无聊的话,在我们确实一番乐趣。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”我打开纸条,看到的是这么一句,于是我转而回了一句,“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”然后我们便是相视一笑,这也只有我们懂了。

  其实我很感激,和你同桌的时候真的很美好,细细想来,愿意听我讲江南,讲古镇,讲过去的老故事的人,也只有你了。你是高二才转到我们班来的,那么巧,和我同一个寝室,然后又成了同桌。我又想起,你每次看我说话总是忍不住放声大笑,你说你也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我说话就想笑,后来的后来,和你熟悉之后吧,你才恢复了正常,哈哈。

  你说,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觉得我很冷。我就是这么慢热,忘记我们是怎么熟悉起来的,只记得后来我们的话题越来越多。我给你讲陆游和唐婉,我给你说我喜欢的地方,我给你说我喜欢的诗词。而你,总是静静听我谈天论地,发表你的感慨唏嘘。那样随心畅谈的日子,原来已经离我那么远了啊。

  我说,等我会填词了,我一定会为你填一首。你开心得无法言说。我记得,我一直都记得我还欠你一首词。这一欠,就欠了两年。“暮雨潇潇又几番,天涯杳杳阻重峦。万般惆怅同谁诉,掩泪装欢唯有瞒。思故友,梦难牵,人间别久忆成川。都言青鸟殷勤旧,不带音书解我难。”这一首《柳梢青》,为你而填,彼时,我们一个在西,一个在东,联系也渐渐地少了。当我把这词给你的时候,你惊讶万分,你说你想不到我还会记得。这并非是首好词,只是我那时候的心情,但是你喜欢,便是好的。

  你知道,我一直想去的地方是苏州,你也曾多次邀请我前往,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一直无法前往。我还记得,你去苏州后第一个想到的是我,给我发了照片,你说,苏州是个适合你的地方,同桌,你该早些去。看着那些你为我拍的照片,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古镇,但你却去了古镇,为我去了我魂牵梦萦的苏州。

  你说,“我会一直记得你,和你一起有很多回忆。现在一看到江南,古镇,绣花的东西就会想到你。老师在上面讲李商隐李煜我也会很习惯地往你那看一眼,我想等以后我看到所有关于这些东西这些人,我都会依然想到你。想到那个为江南为许嵩痴迷的人,想到那个给我讲李煜、陆游的故事的人,想到那个一说话就会让我笑的人,想到那个生病了却不肯吃药的人,想到那个粗眉毛想穿越的人,想到那个人,曾和我同桌,和我同寝室,我们一起拥有很多快乐。”这是你写在我同学录上的话,现在再次看到,依旧是感动万分。看到某样东西,听到某类歌就会想起我,这该是我多大的幸福。

 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愿我们来生还能再度拥抱。

  现在我们的联系虽然不多,但是那份关心,怎是说断就能断的呢。南哥,我们都要好好的。再相逢,你依旧是爱笑的你,我依旧还是我。这是写给同桌系列文章的第二篇,时隔那么久,终是再度提笔,将我所有的同桌,还有那已经回不去的青葱岁月,都放进我的文字里,妥帖安置,流年菲薄,幸得相遇。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