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时间的锁

2020年10月06日105700互联网

  一场兵荒马乱之后,恢复以往平淡如水的日子。吃饭,睡觉,听歌,网上看电视,看博,百度百科,也就这样了。偶然心静下来,才会去认真的看会书,做点笔记,不过是偶尔,只能说是偶尔。依旧很懒散,依旧感到阵阵空无,不断的回想设想,周而复始到再也无处述说。空白的word,有种渴望把它填满,像众多深深浅浅的欲望一样、想法很多很重,不知从何说起。顿时又想起了小四的那句:“很多时候我在沉思,思考这个世界,思考我的生活,想得多,做得少。但这个忙碌的城市和尘世却要求我做得多想得少。所以我很多时候都有种幻想美好现实残酷的感觉。”知道自个应该属于不懂规律的那种人,我正慢慢的荒废时间吧….关于承诺,连自己也不相信了,我想我或者只是在时光的缓缓匍匐间,期待、等待。

  面对一如既往的生活,总是盼望着能偶然出些惊喜意外的事,可运不如人意,仿佛踏上的是一条荒墟之地,人少景少,我不知道又该如何走出众人说的壮大风景来。情绪起伏很大,明知迎面而来的只是一些没有必要的添油加醋,最后也只有自己的覆水难收罢了,却还是像游戏一般继续着。常常小吵发泄,心里释放得舒服,不过你们知道的,事后三分钟不到,我会自动妥协撒娇;偶然也会神经错乱似的发疯,明知道大吵伤人,却身不由己的伤人伤己,待心情平静下来后,不知所措,只愿时间倒转。反反复复,好似渴望修炼成仙中的一只小狐,其实内心无比渴望着。可这一路太多的难以适应,太多的身不由己,甚至自己也不知道狐狸尾巴是什么时候露出来的。我一直知道意识里有不止一个我。

  时间似水,永远不可能逆流而行的,这么些年了,我是在成长,还是在逆行,或者原地踏步而已。我是个矛盾的人,我自己这样认为的,或许别人也是该这样认为的。听话的时候,真的,无需再去细细找寻成长的道路,我坚信只要自己保持下去便行;而一个不小心,似乎是种摸黑寻道,你并不知道你是行往何处,唯恐间走错了道,一个人走着也无所谓,大不了再回来,主要是你的情绪起伏带动伤害着他人,顿时相互都束手无策。无数次,我努力想要做到最好,可总是有一些在意识里不能克服的事牵绕着我,看不明白,难以想到那份释然。

  空荡的房间又剩下了我一个人,姐姐待了两天也就走了,去南通。本希望把我带过去,不过还是被妈妈婉转的拒绝了,为此失落了好久。我能了解她的想法,但是我害怕这也隐隐约约证明了某些我不想去认同的事情。也许是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总想去别的地方看看,常常会感觉这座小城是个囚笼,而我难以脱身;我渴望去外面的世界看看,应答不再是份敷衍,辉煌不再是种想象。不禁想起我早已埋下的以后。不禁想起她们说的会好的。我突然觉得时间应该过快点,或者给我可以看测未来的时光机,让我不再这样为自己悲哀,害怕。

  MP3又不好用了,恰恰在发疯那天之后,一连几天充不满电,我感觉我该相信我在做,尘世在看。拿着只有一半电的它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全部流沙流走,也就索性不听。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留些电我才高兴,而且过去每天晚上听早上就充,哪怕里面还有很多电,也要充满才高兴。别人说这是一种强迫症。也许吧。对于强迫症,我也是知道的,或者我就有强烈的强迫症。把晒衣服当成任务,总是在任务完成之后才想起做别的事,可以不先刷牙洗脸;一个人在家常常怀疑自己有没有把门关好;煮饭的时候常常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下拨;对于一件物品的摆放不断的进行揣摩,无所谓这样的浪费时间;调音量时一定要调到自己确定顺眼的数字等等。总是有多多少少的放不开,明明不想这么累,却总是感到逼不得已,大概只好渐渐地把它变成一种顺其自然。

  最近看安妮的书,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善良是属于自己的内心安定。”顿时改成了个性签名,我是善良的吗?也许正因为我知道自己内心不安定,让它成为我为之努力的目标吧,哪怕真的很难。内心的感觉就像是多变的天气,不是永远晴天,也不会永远下雨。望不再起起落落,多时的是种平静的生活;不再在寻觅中跌跌撞撞,不再渡过滥伐时间的迷茫期。

  一连几天的瓢泼大雨,雷声连播,那是我不曾想到的。那天本妄自菲薄的和天打了个赌,结果必然是输的。承诺常常无效,但愿这次它也不和我去计较些什么。还好雨后天晴。无意间拿起使用不再灵活的鼠标,看着它,必然每次都要用力的去搞,从手到手臂阵阵的酸痛,却不能再说些什么,反驳什么,待我想明白之后才知道这不过是一次提醒,不该再去责怪谁。伴着随机而播的音乐,打下这些零零散散的话,顿时也忘了自己还要说些什么了。

  就写到这儿吧!时间的锁,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,时间在流逝,而时间的锁逼得我被停驻。继续调整心情,一路都在调整心情,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。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