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许谁恒远,为谁眠

2020年09月29日24460互联网

  梵歌靡音盈笑语,沧桑人事亡,

  白光萦绕心凄楚,夏风流水逝。

  ————心怀若失

  淅淅沥沥的雨丝融入了窗台,黑夜里聆听着似有若无的细碎静音,仿佛恍惚间便能安然入梦,只是潮湿浸润了干涸的心瓣,剥落的一瓣瓣散落心房,心怀若失,阵阵清风微凉,多想此刻醉倒在浮生里,从此沉睡,不忧不悔地眠灭,留住了青春年华,葬于黄土之下,撒一坯尘沙,终于一切都只是归于了灰烬,安灭不了的灵魂,自此也将休眠了,逐鹿天涯

  晕黄路灯下,聚涌了飞蛾,扑向了微黄的光亮,是那么的决绝,心有戚戚焉了,非要扑火才显轰烈了吗,才不负蛾子的生命轮回,寂静的四周,杳无一人的道路,看到了稀零的脚印,匆乱繁杂的喧闹终于得到了短暂的静止了,收起了所有的繁复,游丝气息,散漫的心绪沁入了连日的闲暇时光,大段的睡眠,弥补了多时的失语,生活终将在情感嗟叹中流逝了。

  有时只是习惯了如此的闲情,不愿回顾了,沉静得,在每个醒来的晨早握一杯清水站于阳台,看着时而的夏雨,时而的阳光,终于忆不起那梦境的种种,浅眠深睡地间断着,舒坦地于安静的房间里播放着喜爱的曲调,哪怕千百回,午后坐于屏幕前继续着敲打,时日的宁静便是如此了,纷乱的尘世摒于门外,享获着得来不易的宁和,弥足珍贵,不忍划破,心安于静谧。

  一个晨起的时刻,与蒋再次攀上了那座小山,云雾鸟语,坐在微湿的石阶上,安然陈说,即便许久的沉默,也是片刻的舒心,绿树青草,花海似锦,用力地吸进了一口山间空气,一阵阵的花香与草涩味,还有泥土散发的湿气,与蒋相视一笑,默然地仰望黯然的天际,天将亮了,云朵聚散分离,群山连绵,神思凝望着天幕下那些群山,暗想着自孩时浮现过无数次的疑问,山的那边是什么,是世外人家吗,还是仍旧是苍穹群山,似乎站于那高处山尖,伸手便可以触碰到漫天的云霞了。

  轻盈地拾阶而上,笑语响在了宁静氛围中,路遇晨起训练的男子,纯白的衣衫,擦身而过,继而越过了花丛,水汽浸湿了脚踝,凹凸不平的石板,不知印下了多少行人的踪迹,喜欢这样的寂静清早,步出了房间,只为曾经的约定,说好会离去前再一次踏上这坚厚的石板,感受那满目的生机,映于眼底,多年后,亦将会在回想起夏日晨起的这次登高远望时,是微笑淡定的。

  脱下了鞋子,走在石阶上,细沙摩擦着脚底,微然的疼痛,随之是畅快舒爽,许久了,不曾这般淋漓尽致地微笑了,安然的世界是如此的单一,片刻遗忘了那些深夜里的缠绵心事,或许早该奔向此处,寻觅久远不致的平和,低头凝视着路边的野菊,一季又一季地绽放着属于它们的绚丽,草色茵茵,摘下了一簇凋败的桠枝握于手中,残缺的颓色,仿如浓冬里干枯逝亡的枝干,生于春暖,死于萧瑟,又有什么是永垂的,生命的命轮终究让一切看似隽永的,归为了灰烬,轻微坠下。

  一路奔忙,终至疲倦,人生有多少个春秋可以肆意攀爬,无任的性情,时光残忍地洗刷了青涩天真,年华尽扫时,懂得了收藏,路途上,失散了旧人,终是寻不回那些美好的曾经,即便耗尽绵力,错失了的会从此消逝了,有时苦苦的乞求也是徒劳,因此记住了莫大的恩慈,纪念逝去了的往昔,惟愿某年某日里相逢,谨记的人面仍然记得。

  行于路上,冥想出神,浅浅的人声惊起了所有的哀思,专属的思忆禁不起熙攘,收回了游神,走回了房间,藏起了万物生灵勾起的哀叹,穿上了鞋子,面容苍白憔悴,钝重的思维,一阵阵眩晕,睡眠缺乏,最终躺于床上,补足了过重的缺失,醒来已是午后了,倚着枕头在书海中淹没了自己,故事的开始为何总能如此的妙美,然结局却又总会散尽了繁华,归于原点,疼痛或许就是青春了。

  一切都将要逝去了,抓不住手中的残余,就如流沙般,越要握紧,越是在指缝间滑落,曾经钟迷的唯一,于我是如此的奢侈字眼,虚浮人世,谁会是谁的唯一,这往昔渴求的是如此稀世珍宝,只是如今无谁与共,想起便会嗟叹,成疾的内心,诘问自己,从此,如昔情怀淡去吧,还有这不复存在的唯一,因此自己做着自己的唯一,不奢盼尘缘,不企求虚望。

  历尽了沧海,终于抵达了彼岸,只是无言观花,以为天涯咫尺的距离,跟随而至才知道,这一切一切的幻化,都只是他人给予的虚设良辰,人离去了,如幻的美妙也尽丧,徒留一地的狼藉,旧时的存储如此的单薄,逃不过时间的摧残,天涯彼岸,人尽失后,看到的只是孤身只影的留待,纯粹的执念霎时的可悲,毁灭了细致的暗涌心念,真真假假渺小得微若颗粒。

  迷途的心,跌落了深谷折断了翅膀,残损不堪,已是再也不能缝补,漏失的液体滴滴落入了脉络,心底无尽的荒凉,暖流注入,却也是平静无澜,惊扰不了破落的心房了,绵绵浓情一旦颓丧,顷刻间便犹如残垣败瓦,风来迅即地吹过,夷为平地,心亦然,光亮破灭了,宛如深潭净水波澜不惊,深邃清澈,如镜如画,离离分分的人事,淡然了伤别离,只愿安好就好。

  此前一天离了文字,离了网络,回归到生活中,坐在公交车角落,浓云密布的天空,看不见一丝的湛蓝,窗外行人熙攘不息,常绿的树木缓慢倒退,记得李曾经说过的一句话,这里的树木仿如我的家乡海南,那时看了看他惊奇的笑脸,低头微笑了,转头看着窗外,或许这里也终会成为他的另一个故乡,也或许在不久的将来,会在这里遇见与他共度余生的女子,默然地在车窗玻璃上看着那笑颜而闭眼祈祷。

  一年前的点滴至今记起,仍是内心恩和,李现已远渡他国,那时听说李身处的国度地震了,心念记挂着这样一个纯净男子,多次发去了关切,多时之后,获得他平安的消息,悬挂的心终于静和了,此般安然的记挂,无关情爱,过多的是感恩,因他的纯粹,他的平和,他的种种好,一直惟愿他生活幸福,此刻的惦记也是释然的慈和。

  陌生的景象,印证了长久的陌离,过长的时日疏于外界了,海水泛黄了,车来车往的路上,短暂的眩晕,微然的陌生,记不起深居简出多久了,安于宁静的生活,惊惧了浮华过后的残迹,起伏匆匆的日子,疲累无数次袭来,如今懂得了简约是如此的难得,这个季节,新伤疗治着旧患,淡痕浅浅,往来过客,原来一旦错过了,便是此生陌路。

  此后,生活回归了生活,静心书写着,学会了安然微笑,记下点滴后,看着瘦削纤小的手指执笔伏案,清浅的字迹,一贯的喜好,细说了流水般的琐事,没有华丽的辞藻,简单寥寥的几笔,真实却是平淡的,就如生活,让人甘之如饴,品味其中的得失,始终喜欢似水长流的定数,待到千帆过尽后,默数深深浅浅的纹理,直至老死。

  已经过了大喜大悲的年龄了,看着过往的青葱少年,那一张张活力洋溢的笑脸,回忆倏忽间便会泛起,是否涤净的不仅是青春,还有那苍老的灵魂,年少时虚掷的时光注定成为了遗憾,人生中,缺乏了这般的遗憾,又何尝不是残缺,丰盈的人生,都是布满了破败。

  往返归途,一个人走到最后,原来孤独就是这样俱来了,无人搀扶地行走,支离破碎的梦归于了现实,说好不希求任何,因自知过多的期盼更多的是从此绝望,深记的,选择的,原来是背离的,淡然的余生里,失去了深深楚楚心念的,才懂得了该要珍惜此时的所得,然,这时却再也不能倾尽全力如年少时那样不顾一切追逐了,是心累了,也或许是心死了。

  如今重新开始听广播了,主持人徐徐道出的话语勾起了心中的思索,听到了许许多多的生活烦琐,或爱情,或亲情,或纷争,或疾痛,或死亡,平复的心绪,悟出了安和,让心抚顺,平凡的人事是如此的多彩多姿,原来,我们都只是活在了平凡中,谁也抵不住时间的飞疾,最后都只能于琐事中度流年。

  这个深夜,大雨将至,雷鸣电闪,窗外湿漉,一簇簇的白光闪进来,漆黑中,无畏无惧地坐于电脑前,敲击着键盘,文字在手指下妖娆着寂寞的倩影,电光火石间,绽放异彩琉璃,远处传来了一声声的猫叫声,响在深夜凄清的空气里,惊醒了梦里人,而自己,却是未眠人。

  雨水洒落一地,又将流入江河,不知又会坠落多少的繁花了,或不知飘散多少的落叶了,在深夜的思绪中,看着花散叶落,一片凌乱的草坪,人事俩相忘,更待明夕月如玦,安生牵念的七月,承载了多少人的伤凄,因此,当连连雨水敲落在石板路上,滴答滴答潜入耳时,心感悲凉。

  灯影下的身影,抱膝而坐,凝神注目地轻敲着,耳蜗间是悠扬旋律,偶尔地观望着窗外的漆黑,挑起了敏感的神经,融于黑夜的深邃摄人心魂,是谁说过的,暗夜游魂漂泊无依,归念何处。

  看着那张怡笑嫣然的照片,竟不知苍弱可以如此的深入,覆盖了躯体,浸染了骨子,人尽情尽,淡念吧,生来俱寂,就在此夜,某个字词触碰了心底的柔软,漾起了波澜,从此诺言不再,许谁恒远,为谁眠,终结处,轻轻写下了,这夜,为谁风餐露宿。

阅读延展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