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听见风吹过流年

2020年09月29日52690互联网

  这个夏季的台风来得迟缓了,天空一片湛蓝,我看见了飞机划过的云烟,泪湿了双眼。

  某个午后,寂寞的两个人,坐在色彩艳丽的包厢吟唱着悲歌,各自的心事,流淌在各自的心里,思忆被七月的艳阳凌迟,某个瞬间,无意间窥见玲眼角泛起的泪光,掀起了我内心的波澜,我们双双站在偌大的房间中央唱到声嘶力竭,情感有多痛,嗓音便有多凛冽,外面酷热的世界,这些被看穿的红尘,滴落在心口上,我看见所有的幻象在脑海里一点点地被丢弃,于是,我再次折回,看完最后一丝光在心底熄灭,被黑暗取缔的去路,剩下我独自在行走。

  情感深处的伤楚没有止痛药,更多时候一个人沉思,翻阅着心底的疮口,一些事越是想要放下,越是清晰,一些痛越是填补,越是庞大,深夜无眠时,对着泛着微光的电脑屏幕沉默以对,对着镜子,看见终日沉郁的神情,无法牵强地扬起嘴角展露笑容,与他们开始了更长一段的对峙,我眼里的疼痛显露无遗,曾经的隐藏致使心绪越加疲倦,因而,开始摘下虚饰的面具,面容冷硬,眼神漠然,与熟悉的,陌生的擦肩而过,一切看起来平淡的事,却止不住我伤口的溃烂,心沉寂了,一点点地坏死了。

  惰性泛滥的时日,翻看一些佛学的书籍,尝试努力地平复焦灼的心情,偶见书籍记载,折磨肉体释放灵魂,意识被遗放,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偏头痛泛起,夜夜失眠的凌晨,缄默不语地坐在椅子上沉思,时针划过时间刻度的声音清晰透过脑膜,漫漫长夜,我却清醒地独对漆黑而坐,没有陪伴,没有言语,寂落落的空间,偶尔听见虫鸣,夏蝉鸣声渐退,我想听雨声,然而,这一个个夜带来却是一阵阵热浪,淹没了我疲弱的神经,在一次次微光初现地平线的时分,拉上窗帘躺下,再一次天亮时对自己说晚安。

  退隐的韶光在心底失色,我不是一个容易忘记的人,但选择了遗忘便是一心决绝了,这尘世的事,起起伏伏,有些人用一生来纪念,然而在某个伤痕累累的季节自己被他人早已忘却,曾经的认真,曾经的起落,都在日光斜照下被晾晒风干,时光削去了记忆的雪峰,于是,我一路走一路丢下尘烟,想要给自己平静的生活,红尘遗珠,而你注定不是我的归人,我终而懂得这样浅显的道理,就着自己的足迹重回旧地,是缅怀,是纪念,还是将碎片拾回。

  一年又一年后,出落成一个孤寂清静的女子,若干年以前,我还是一个天真纯白的少女,转眼间已是白发晕染,岁月的潮水不可忽视,一切在被设定的城堡里斑驳,我只能站在围城外看着墙壁剥落,南方的天边夕阳如血,古老的城墙边,还有我走过的脚印,小草青青,没有谁来带走我,为我寻觅一个温暖的寓所,风来了,刮痛了我的脸颊,这条路上能够相伴的人越来越稀少了,忘了何时开始抛下了信念,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搜寻那一个叫温暖的地方,然而,这些年来,为何我的心却越加冰冷了。

  拈花微笑的时光在一年前的冬季就失去了,一切不复还,世事的轮转,让我知道,其实自己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样重要,浩渺的人世,失了谁依旧如常,我的努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,然而杵在终点,我没有等来美好的绽放,土崩瓦解的未来,在手中脱落,结局的轮回打落了我最后一丝的期盼,眼睁睁地看着触手可及的影像在面前溃败,我掩面而泣,声音被吞没在咽喉,星辰流转,我的手心冰凉如霜,泪水滴落在春花的晨露上,汇聚成了一首苍白的小诗,写在了封锁的日记本里,化作了灰烟。

  午后轰隆的雷鸣电闪划破湛蓝的天际,打开冰霜,吃下几粒巧克力当做午餐的补足,雨水瞬间而至,习惯性地站在窗边看着淋漓的雨水打在玻璃上,长久的炎热终于得以消释,乌云密布的天空,夹杂着一声声凌厉的电闪,我伸出双手试图接住滴落的雨水,温热的手心,水珠微凉微凉,在指间一点点滑落,归于尘土,在楼层间,呼呼的风声,嵌入了时间的夹缝,倏忽间我仿佛听见风吹过流年,是谁曾留下的那些深浅不明的痕迹在心头,让我半生不忘。

  疲惫显现在眼皮下的淤青,零点,是否能够还我一夜安睡。

阅读延展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