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花容失色,奏不响那段回忆

2020年09月29日107690互联网

  站彼岸之端,谁遮我半世流离,望奈何之远,谁许我一世容颜。我知道,你不会再回头,哪怕只是一瞬,你走之后,那脸颊的苍白,谁还会再在乎?沧海一夜成欢颜,湿云犹落恋秋水。花团锦簇,人却形影相吊。夜静了,人也该静了。承受不起的繁华,灿开在夜凉如水的暮霭中。绻缱在墙上的繁华背后需要承受多少的风霜,才能如此安然地唱着春日的歌。繁华铺陈在夜色如墨的一方暗影中,卓显着一份与众不同的孤傲。

  风华绝代的温柔,是不肯闪烁的星光,那种自聆自悦的伤怀,是昨日丢在风中的无可奈何。轻叹一声的悲欢离别,是不肯转动的旋律,雅雀已无声,寻常巷陌,青石玉板,皆然沉默。

  走得很远,已很难回头,取一段长鸿叶,放在风霜中,让风霜拉响鸿叶的心事,听着,听着,开始有了声音,渐渐有了音调。只是,有时,音调还会有些低,奏不响的高山流水,还独自呜咽。有时,音调还会有些高,和不出的阳春白雪,还独自无息。失去再等待,终开始往心里散。?我知道,我还站在原地,等待着一个人的回来,一级一级数之不尽,直到永远。

  渐渐低迷,开始拉不起音调。如今,在这个如此寂寥的长空里,谁愿在深夜的时候,拉起那断肠的二泉咉月,像整个不肯安宁的故事。听着悠悠的凄美,静静等待月光倾泻的温柔,未知的旋律又悄悄响起。轻轻地微笑,与那清辉起舞的蝴蝶泉边,有如双眸的明亮。贴近指腹的温馨,轻点的那一种洒脱,如春水映梨花。

  独奏的曲高和寡,放不下的那份悸动,留在画角声中,期期艾艾。期许的那次回眸一笑,陨落在黄花地里,残败如冬日恋花。在梦中,弹一曲东风破,斟一杯千杯醉,多像你温馨的目光,曲未终,酒未散,花开却已败,繁忙却已失,推却花香的温暖,抬头想要微笑很久。

  让飞花如梦,让梦如飞花,纤细,开始有香味。不肯低头的浅色微笑,在墙上暴晒了很久,窗口想要的月落乌啼,是一副不肯有搁笔的水墨画。放在梦中的那一段回忆,开始有了愁眉,不能为你的温柔,飞到思念的另一边,学着轻盈的回忆,想要飞回漫长的日子。

  思念里的,点着烛光的那些记忆,悄悄燃尽一盏离愁。没发现的花香散尽朱颜,朴素散场,罗裘已难暧,锦衣亦寒。阁楼,西院,开满菊花,映秀一颗白玉珍珠,曾寻寻觅觅那么久的芳颜,躲在落花旁边。嗅到的那种离别,铺开一张白纸,花颜作笔,尽情素描,那场梦中的约会。弯月灰朦,再也流不出我当年泪光。

  你走之后,许久,没有再这样平静地看那星光,从什么时候起,那种自然的光辉被你替换,成了我唯一的光芒。细腻的月光,如细腻的流水,回忆里,深邃的目光,望着遥远的彼岸,你曾说,等那颗忧伤的种子,开满了花你就会陪伴在我身边,一直、一直……可是秋水至,一草一木都用上了秋的颜色,我在想,我是不是会像往年一样,期待着下一年的春天?

  望着憔悴的的天空,我多企盼能下一场流星雨,灌溉,你留下的,关乎你的思念。夜夜无雨,夜夜无情,夜夜都是流水般的记忆,从淡淡的喜欢一直流到深深的喜欢,从淡淡的爱一直到浓浓的爱,一直在,一直在……恍惚中,一张忧伤的脸,慢慢幻化出来,从朦胧到清楚,从一点到一面,沉默的容貌,我已没有力气再向你伸出我的眷恋,我累了,累得,你已不再是你,我也不再是我。你说,要我一直用微笑温暖你的冰冷;你说,要我一直用怀抱消融你的悲伤;你说,要我一直用爱恋驱逐你的心殇。我凝视着你的双眼,那种莫名的忧伤,布满你的眼球。睫毛弯弯,犹如阳关上的那道弯月,凄冷,孤寂……

  一味地听歌,品那份离殇。总有那么一些事,总会有那么一些人,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,可为什么,那种心殇还那样无法释怀。想要留给时间去掩埋的闪着奇幻光芒的伤痛,却依旧盘踞在心里,从,未曾离开。或许那种记号,抹去了,就不会再有,可是,能抹去吗?微笑说,微笑不会被抹去。你曾说,微笑是最好的解药,可以让回忆不那样伤痛,我一直在努力地微笑,可是你的回来还是一个没有落幕的未知。独立于那个记忆里那个漆黑的空间,伤口就不会再闪烁了吧。用什么换来,两心交织的前一秒钟。如何会,朝醒回忆,暮起伤悲,总是不能坚定,总是不能享受最美的风景,到底是错过回忆,还是错过现实。

  城里城外,不仅仅是一道高墙,围困的还有心中的那抹微笑。如果,沉寂了,挥洒的就不再只是年华,错过的就不再只是人生。如若,我可以如若,不会看到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些哀乐,那些闭着门才能数的伤悲,我会不会再去证明我的愚昧,我会不会勉强自己做那些伤痛的选择。如若向西走,那太阳会不会为我停留。天黑天亮,不仅是一个轮回,要是有一双幸福的翅膀,我能不能坚定地勇敢我的方向,如果飞不到你说过的远方,真心会不会遗忘?

  落寞吧,是落寞。我在想,我知道的,总是会有那么一张忧郁的脸。怕身边的人会受伤,或者,更怕自己会受伤害。我们总学着保护自己,怕自己会忧虑,怕自己会痛苦,心里想的念的全是自己,为什么,会如此忽略是别人的感受,我在想,如若可以,请让我在和别人的天平上给对方加一些微笑的砝码,虽然我知道,那张脸,那些人还是会落寞。我在想,那些怕的人,怕的事,会是有一个怎样的结局?天上圆满的月会带给我一个圆满的结局吗?那从指间滑过的流年,带走了谁的青涩,操场的那场回忆,谁还在原地,谁又滑向了好远。谁,可以追随不确定的痕迹,让这不确定的漂泊画上一个故事般的句号……

  我在想,如何重复那些时光,简单却永远不会感到枯燥那些时光,你的时候,你是一切,你不在的时候,一切是你。我在每个阳光照不到阴影里写下你的名字,我将你藏在心里,阳光不曾来过,却温暖一如往夕……我想过的我们的故事,那只是一个故事吗?可为什么没有想像中的那种完美的结局,如果我的希望是在童话可以找到的幸福,那会不会是一个千年未醒的梦?

  我在想,我在那环宇中找那个故事,那个人。也许会有那个叫前世的画面,一展千年前的风华,白衣猎猎,素发飘飘。那滴似落未落的泪,融有你全部的回忆。孟婆汤先饮,泪滴唤回忆,我记得你,是因你留在我心上的那滴泪,晶莹剔透的那滴泪。其实,我一直在那个路口,其实,我只是,在一个很小的路口忘了向左,可就是那么一个小的方向,却让我走向了我忧郁的心里。我在想,我听到的,看到的,经历过的,未经历过,那些,那些,都是那一个43度的分岔改变了吗?一转念的,无论时间长短,想起我的那份等待……

  我记得,窗棂旁的花,我虽叫不出名字,却知道它会依旧芬芳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不懂怆然泪落,不懂黯然神伤,燕品纷飞随梦落,叶落满天循雨声。经过多少次等待,经过多少次离别,让那无花的蔷薇,也忍不住抽泣。在那块恬静的,从没有谁能涉入的记忆中,花已不再单纯是花,叶已不再单纯是叶。路过也好,驻足也罢,那该留下的什么都没留下,那该消散的却闪烁其华。那份曾经,已不能解答这份浸染的记忆。

  花败方知情重,叶损方知爱深。总是要用一种莫名的纠结谱写那份离歌。真挚的,难以忘怀的都已沉寂,无声无息。才知道悄悄是别离的笙箫,那为我们沉默的,今晚的拥抱。

  或许,今天,我等到了残花凋谢,于是我开始留恋四季的芬芳;

  或许,今天,我等到了残叶枯萎,于是我开始留恋苍翠的欲滴;

  或许,今天,我等到了残阳沉寂,于是我开始留恋朝阳的如火。

  不再回头时,谁还愿只将他当个故事痴痴的守候。接受那最痛的意外,我的心似乎在打颤。

  不再回头的,不再是古老的辰光,也不只是那些个夜晚的,星群和月亮。尽管每个清晨仍然会,开窗探望;每个夏季仍然,会有茉莉的清香。可是有些什么,已经失落了?

  似乎,我在花落的时候,看到那张,那张和你一样的脸。没有人可以拒绝你,或者说,连你自己也忘了如何将你自己拒绝。那么久了,从开始到现在,你一直坚持着,你的梦想,没有谁,可以让你为之改变。

  似乎,我在叶落归根的那一刻,想念着你的味道,那种与众不同的香味,而我已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藻去形容,形容那种我深深迷恋的以前不会有,往后也不会有的香味。我要如何掩盖,你我之间的秘密。

  似乎,我在日暮之后,看到了你,你站在人群中,你的眼睛异常的平静,没有我想象中的炽热,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恋,一切都不会有了,一切都消散在这场茉莉花雨之后。

  年轻的心啊,是你已经忘了我吗?乐与悲的交替,还有那些我无法预料的,那些人、那些事。在拥挤的市街前,在仓皇下降的暮色中,我年轻的心啊!会有茉莉的清香。可是是有些什么,已经失落了。在拥挤的市街前,在仓皇的暮色中,我那年轻的心啊,永不再重逢。总会有那么几个夜晚,天空不着一丝的颜色。无尽的虚无,包裹整个世界。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有多少人是活在想念中的?

  如果不小心伤害了你,你会离我远去吗?请别离开,我的心永远属于你。可是当你离去的念头愈发的强烈时,你还会不会不忍心地挣扎?倘若真的无法避免地要离开,那你能不能别在你离开的叫醒我?我无声的泪水,怕落在你必经的路上。

  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离开的时候是漫漫的黑夜,我不想再看见你犹豫的脸,你可以泪流满面,你也可以小声哭泣,但请别再将你的目光朝向来时的方向。我不知道,我还能撑多久,才能让眼泪安静地滑落。请原谅我的懦弱,我可以将我的一切都有交予给你,但我却无法抵御你离开的痛苦。我累了,我痛了,我想我再也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。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,你的美丽让你带走。

  当一切都已过去,我知道,我会把你忘记。我从那高高的爱情山掉下来,我所有的憧憬都灰飞与烟灭。我无可奈何地掉了下来,我还来不及准备,我的心就碎了。我就是世界上伤心的人,我也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。但我知道,我会把你忘记,我还是会向往更高的爱情山,也许,我会找一个爱我的人,用上一生的时光去爱上她。心上的重担卸落,请你原谅我,生命原是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。我需要迈出的我步伐,我的人生绝不只甘心于平庸。世界仍然是一个,在温柔等待着我成熟的果园。我知道,明天,我就会把你忘记,我将所有关乎你的记忆,悄悄填埋。无法肯定的爱左右摇摆,我只好将心酸往事往心里塞。天,这样蓝。树,这样绿。生活,原来可以这样的安宁和美丽。

  可是,不管怎样,永远不会第二个这样的人,有的人只会在回忆中才能找到。人生别离,喜怒哀乐,想着远去的人,想着离开的人,到了另一个世界,你还会对人那么好吗?我知道你会的,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想着你,抬头看见那天上的你的笑脸,像阳关上的那道弯月,那样凄美……我是该有怎样的心情,是默默下线,灰暗头像,也黑暗心情。云就是云,即使难过也不会沉重,如果云知道,难过同样会哭泣。如果是温暖,请不要放手,如果是寒冷,请温暖好。如果雨也懂得那次伤悲,如果一切都不会再席卷来袭,如果伤痛过后还能赢来微笑那曾经拥会不会舍不得放手?梦醒时分,人群散了,只剩下一个人,斜斜的背影容不下你你洒脱。那个永恒的夜晚,每当有感叹,就会避开人群,向一个地方孤单下去……欢颜散去,月半微弯。虚空无光,寒气飘零。画面只是黑没有白,搁浅在云烟大漠之中。色调只是冷没有暧,回忆在苍颜白发之中。难以肯定的风中,侵吞不了的冷漠凄凉,正一点一点地降落。

  倍感的失落,我不想再刻画。少了你总是感觉空空荡荡,难道我真是个笨蛋,似乎我连自己需要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谢谢你,让我明白什么是幸福,当初尊重你的选择,所以我选择了离开,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过得并不快乐。所以我要回来。难道你还真不明白,或者你只是不愿意接受,但你忘了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吗?

  走过夏日的午后,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,陪我一直到老。背靠着背,坐在地毯上,听听音乐,聊聊愿望,然后一直慢慢变老。

 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直到老到哪也去不了,依然微笑着,有事没事喊你一声。

  为什么的追求?才能把握好你的情绪。还是要喝那杯绝冷的水吗?还是要还让它慢慢轮换,还我一个梦醒时分?

  你说伤心总是难免的,又何苦一往情深?其实有些事,你永远不必问,在些人你永远不必懂。但是你会永远都那么快乐。

  此刻,回望那千秋不变的皓月,竟不知不觉地无言,让日落暮色渗透泪眼。

  往前走,别回头,想着你,只是在前头。绕着地球,走一走,也许就能和你碰头。

  我就这样,就这样,我不走,好让你能碰得到我,就这样,让我不再去犯错,守着素洁的鲜花,期待你的出现。爱过你,我不会忘,我不会,将你遗忘。

  小心遍地惆怅,把我困下不忘,落地纷飞,你是否还在眺望,太多的伤,难诉衷肠,只道一叹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弯月灰朦,再也流不出我当年泪光。如果花开之后,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所有回忆都不在是我们,那么我知道,你不会再回头,哪怕只是一瞬,你走之后,那脸颊的苍白,谁还会再在乎?

阅读延展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