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与过客走过的心灵之旅

2020年09月25日75300互联网

  坐在从公明到宝安的车上,这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让我的大脑有些亢奋。倚着窗,静静地看窗外飞速而过的红花绿树,思绪却早已远得难觅踪影。

  回想昨天的所见所闻,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放不下她。细细思考,却断不出一个原因,只是深深地体会到:“做人,真的不容易,尤其是做一个有责任的女人”。回想我和她说得最多话的一刻,就是她隔着门问及一些关于打扮的东西。我解释以后,问她是否需要我帮忙。她笑笑地说了声“没事,只是问问”。其实,她的意思我明白,在我推开门看到她默思的神情,我读懂了她的肢体语言。在她的身上,我看到太多、太多无法想象的辛酸。

  走的虽是热闹繁华街市,却有一抹深深的无言串联着身上的每一根毛细血管,不管时间如何流逝有些难以淡忘的始终在喉间,欲语却没有倾诉的对象。那些伤心和难过,只可以屈在自己的心底,伤心欲绝时,切切地期待有一个路过的人能够投给自己一个怜悯的眼神,只求一个眼神便知足。然而,世态炎凉的社会,总是难以满足心中这个小小的愿望。

  面对凡事纷繁复杂,艰苦的事情一件接一件而来的时候,她的心底本已是烦躁不安,已在怪自己没有能力解决眼前的一切。但是,偏偏在这样的时候,还要受身边人的无理责怪,甚至是含沙射影的讽刺。不是说,一家人有难同当吗?那为什么是——大难当头,还责骂一个本是事外人的受害者呢?这眼前种种不公平的遭遇,与及那些冷言相逼的言语,真的令人很累,怪不得她一次次的说累。虽然她的遭遇我暂时没遇上,但是我能够真实地体会到她内心的感受。

  她的心,是苦不堪言的。常常无缘由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骂个狗血淋头,自己的自尊不必说是被彻底践踏,心更是如跌地玻璃一样,碎成一地零散。一直以来默默无言地付出,完全忽略自己想要什么,也从来没有计较过身份卑微。那些付出得不到回报,甚至是连一声“谢谢”都没有得到过,也都算了、罢了,命中注定,可认命。然而,可悲是自己只是一个透明人。

  当自己有话要说的时候,徘徊在旁人一言又一语间找间隙,始终没有找到恰当的机会,所以最后把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;偶尔别人无意间将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时,以为可以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和体会,却又被一个高分贝转移了话题,她没说完的话,在梦里对自己说;她就是一个透明人,可有可无地存在别人呼吸的空气中,看不见,别人却无休止地掠取她身上有用的东西。说句家常话的机会都没有,更不必说会有一个人关心过她的生活。她的存在,是成全了别人用冷酷的手段从她身上压缩她的快乐……

  最后,不管别人说什么,她也不再插话。本来蚊丝一样的声音,此时也灭了踪迹,没有机会说,她也不想再说。因为她的QQ说说更新为:“不说了。世界很假,真的、真的、真的……真的很累了、也绝望了”。是啊,有些难过的事情,说了没有人懂,多说无谓,还不如把它深深地埋在心里,任它胡作非为,任它伤害自己,这样难过的只是因为自己未能看开,而不会再受到外来的伤害。一颗从开放到自我封锁的心,或许就这样慢慢形成的吧。我亦如此,不想再为自己说些什么作解脱了,解脱得了的,往往不是靠诉说,而是靠一颗懂得谅解的心。别人若不谅解,解释亦是没有出息。

  我本想说老天对她不公平,但是说了也是无用。我想告诉她,有心事的时候可以找我说。但是我始终没有把话说出来,怕她误会,站在我的立场的确会有可能让她产生怀疑。

  当我理清事情利弊的时候,却已经没有机会跟她做朋友。因为那时,汽车已经拉开了我和她的距离,一段很远,遥不可及的距离。我继续望着窗外,曾想要靠着座椅闭上眼睛休息,但是汽车走的路实在颠簸得令人心惊胆颤,仿佛在告诉乘客们,只要司机有一个不留神,或者车艺稍差,乘客们分分钟会与死亡见面。可幸,一路平安。我多么希望,她的人生路就像我搭乘的这辆车一样,虽然惊险多端,但是有惊无险。试问,老天会不会只是将降大任于她,才会如此苦其心志、劳其筋骨呢?

  ……

  时间过得挺快,转眼间又是一个夜静风轻的晴晚。我在静静的房间,把音乐的音量调到最大,可是回旋在耳边的却依然是那不肯散去的责骂声,以及她破碎不堪的心继续不停破碎的声音……现实终究是现实,不是寄意希望就会隐藏事实的发生。此时,残忍的伤心事依然在继续上演,只是,我不知道她还能承受多久。可怜的孩子,你还要继续受伤害到何时?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?

  在她的伤感里,我碰到了自己落寞的身影。后天又是端午节,我凑够了整整三年时光是等待,等来一场空白。剩下的三年,伴随我的是风雨还是霜雪都是未知,现在我也不知,不知等尽六年又是什么?我只知道把自己锁进音乐和文字里,去认真聆听,专注抒写,寻找一些能够得到共鸣的足迹。可谓痛到深处无言辞,只把情寄文韵与歌声。

  正如这一刻,音乐播放器里的是王杰——《谁明浪子心》:“可以笑的话,不会哭;可找到知已,那会孤独;偏偏我永没有遇上,问我一双足印的风霜,怎可结束!……听说太理想的一切,都不可接触。我再置身寂寞路途,在那里会有幸福……”憔悴,破碎,谁会体会?受伤、难过但又不想说话的心,也许都这样吧!

阅读延展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