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导航下大横幅2
 首页 » 经典语句

盛年流浪,心房顿重

2020年09月25日58100互联网

  盛年里流浪,错过了最美的时光,声声唏嘘,

  往返徘徊的身影,心载满了顿重,

  何尝不想把带泪的笑脸垂下,给他人一个低头的凝眸。

  ————絮语

  泪不可抑制地滑落,安静地流过了脸颊,晨起,头一阵眩晕,短暂的睡梦中总是不安,再次回到了此前的病态心绪,这个清晨,想回去看海了,强烈的念头一直萦绕于脑际,只有行走才会消磨不宁的心绪,疲惫不堪得孱弱无力,我想我病了,病得如此彻底,时间并没有疗治伤口,只是在泅渡中,新伤治疗旧患,终于懂得了,一路前行时,不能一直回头,该给自己一个决绝的理由去前赴。

  与蒋说,我得了抑郁症,或许是轻微的,颓靡的心经不住一次次的抽空了,自知执念深切,固执如我,心念着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弱,不懂得去要求,也失去了可以要求的能力了,只是在无助中封闭了自己,推开了所有人,或许没有了需索会让心淡然,回归冷漠,内里原来不存在温暖,温暖不了自己,也温暖不了别人,染满伤色的心房,留下自己一个浸淫,始终是一个人。

  昨天夜里停电了,一个人坐于黑暗中,听着熟悉的音乐,只有黑暗才能涌动思绪,幻化神秘,让思绪回到千年,手握手机,翻开,看着那淡蓝的光亮,终于还是合上了,找不到诉说的言语,失去了表达的能力,无力的手指触摸着屏幕,搁下了手机,没有记得,就不会有忘记了,从此或许该学着去漠然所有,历经的都云淡风轻吧。

  夏夜里,微风撩起了发丝,泪水两行落下在唇角,咸淡的味道,以为扬起了头便不会有泪涌出了,只是抵挡不住内里的潮涌,天边只有一颗明亮的星,犹如此刻的我,混沌的脑海,装满了那曾经的一切浮虚,

  如果可以清除,势必所有归空,让深浓的昨日淡如水,纠结的心搁空,似乎一切都可以进驻,却是什么都流失了,得到与失去之间,原来什么也没有了。

  零点,光明回来,刺痛了眼睛,躺于床上,翻看着《在得到与失去之间》,将要结束了,就如那时的漆黑,看着看着,木然凄绝,书中说,时间可以消磨一切,生活的尽头还是生活,句句段段贴紧了心窝,容颜易老,生命易逝,可以长存还剩下些什么,敌不过时间的沧海,终究在最灿烂的时刻花开败了,掌心一片空落,只有蜿蜒的纹理是烙刻的,书的终局,也许早已在心中了,合上了书页,最后给了自己一个无力的微笑,闭眼睡去。

  早已不再相信天长地久,一个个诺言在时间中褪色,或许过早看淡尘世缘事,致使残败在童真孩时,知晓了出生都是一种替补,终于也懂得了此生便是一个多余的角色,学会了静静地,默默地生活,隐忍地站在某个角落里,看着过往的人,习惯了低头伫足的凝望,渐渐地,冷然以待着所有的已知和未知,也许是上天的恩慈从而带来了如此微小的生命,只是,从此人生悲歌。

  何时,该了结那一切,静然地看着他们,看到了哀叹,看到了离裂,看到了残忍,心一点点坚硬,时常想,当心底不再有一丝的柔软时,就能无所牵念地走了,丢下一切的一切,无所顾忌地离开,不带走任何,一个人的游走,承载了无数个梦,揭开了不可弥补的疮疤,知道他们会拦阻和失望,只是给不了自己一个可以留下的理由,唯有远离才能换来心底平和。

  淡笑的眼眸里看到了漠然,眼影下荡不起一丝丝的笑意,悲凉的心境倾尽了仅存的温意,耳边尽是叹息,选择了继续沉默,他们布满皱纹的肌肤,不忍再看一眼,道不清的世事烦扰,他们始终无法释然,往日的欢笑仿如一场梦,回不去了,到处溢出凄清,置身于此,绝望不止,只是更深了,不愿去接触那其中的是是非非,不该是谁的对与错,也无力去辨明,只愿昔人安好。

  隐忍的预料了终结,拧紧眉梢,也许我们都只是活在了生活的悄然进驻中,暗结难以回复到最初,如花的美丽终是短暂的一瞬,谁也不能陪着谁走到最后,生命的尽头剩下的只有自己,当自己终老,看着满脸的皱纹,是否会释怀更多。

  原来可以这么久没提起他了,那天旅过他的城市,车窗里看去,行人往来,在迅疾的脸庞中寻觅,以为会遇见那一张记忆中的面容,稀稀落落的树木,匆匆的路人,顿时恍然,茫茫人海里只为了这一场遇见会是何其的缘妙,千百张脸孔,却唯独没有他,是自己过于想念了,想要在他的城市里看看他,哪怕是匆匆的一眼,也觉得满足了,车快速前行,对着车窗默语,你的城市我来过,只是穿不过你似若透明的心房,心苗枯萎了,原来是缺水了。

  梦里夜里,云仙梦绕的那人不留痕迹地走了,离了我的世界,别了,绝了,曾经的一切一切,早该明白那份情不属于自己,一直的执念只是徒然无归,终致年复年,日复日,一遍遍地沉落,如今清风依旧,只是心苍老龙钟,羸弱而衰竭,瞬间的抽空了,颓然了,失色了,攸关与他的尘事,迷离若失的关口,错身而过,把悲伤留给了自己。

  如今,只是会在深夜时而想起他,告别了那场寂寞的缠绕,渐渐在无尽的疗治中,等来了寡淡的结局,辗转中,枝头的绿芽枯黄了,飘下了片片黄叶,落入了尘土中,浮生已过了万重山。

  咬紧了唇瓣,直至裂痛难忍,沉默得仅仅答复着简洁的只言片语,划下一道道的疮疤,收藏在心底,埋没了泛起的余温,如此夏季,目视烈日,心间寒彻骨,身躯一阵阵颤抖,冷到极致便是麻木了,也许需索得过多了,致使患得患失,在凌乱之中,渐渐后退,只因害怕被遗下,倾尽了全力去弥合,然害怕渐渐被遗漏在他处,终将自己一个人原地站立,默然地归去,此前习然了这般离弃,如今缺失了稀少的安全感,锁上了心门,摒除了所有。

  璨笑的眼睛浸满了泪水,迅疾地跌落在衣领上,坠入了握起的杯子中,轻轻抿了一口,清水稀释了咸涩的泪液,淡而无味,流过了的泪迹,站于阳光下,仰起头,努力想要晒干那斑迹点点,刺目的光照映在眼瞳里,沁出了更多泪滴,太阳下慌神,心中的潮湿始终潜留,不能安息,执念如此深,沉得直坠谷底,安静地想着他们无奈的面容,无法入睡,彻夜不安。

  不能言说的悲痛,收归于内,我以为自己可以假装一切,以为可以继续没心没肺地盈笑,看到狼藉的事实后,终于在自持的平和中歇斯底里地无声悲泣,缩回了坚硬的贝壳内,一个人流着泪,一个人封闭,一切都退回了原地,绝望甚重,击毁了此前坚持的所有坚强,终归难以漠视事实,再次反复,再次往回走,剧化的种种流年,伤害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加深,往昔他们是如此的如花美眷,而此时,逝落残花,伤感颓败。

  绝了所有的外界,敏说带我出去走走,我微笑拒绝了,晓说回来了,多想去看看她,只是最终还是留在了自己的世界,一个人无尽的沉默,总是如此,惊惧见人,把自己藏起来,便会从此安全了,失去了可以迸发的青春活力,置身于洋溢明媚的友人身边,内心的沉静总在不自觉间惊扰他人萌发的志趣,知道心正一点点地衰老,只有苍老才会如此寡然,流尽了荣华,细说的何止是流年,还有丰厚的回忆

  止住了涌出眼角的泪,拉上了窗帘,一室的暗淡,阳光挡在了布帘外,炙晒下的路面尘土飞扬,房间里,暗自深思,手机响起了熟悉的旋律,一个熟悉的名字映现瞳仁里,艳阳午后,顿觉被想起的欣慰,原来,还有人因想念而拨通了这个习惯被遗忘的号码,听着烟花温和的碎语,眼眶再次盈满了泪,内心始觉暖润,一种被想念的暖意,哽咽的喉咙,终于启开唇瓣说话了,徐徐的诉语,释缓了内心的哽咽。

  雷声隆隆,苍白的天色,下雨吧,炙热难忍的天气里,一次次盼望着雨水的到来,想起了一本书中话语,淋漓尽致的只是内心的期盼,而此时,也许盼见的就是一场淋漓尽致的滂沱大雨,洗尽堆积的尘埃,回复清明如镜的心膜。

  自知不能企求更多,只是缺乏的角落里空白一片,无以填补,就让孤独染满躯体,底色灰淡的本性,不懂得如何去获取,因此于十字路口时,看着他人远去而无力叫喊,自此便是如此一个人,在得到与失去之间,决绝地陷入了失去的废墟,远离温暖,以为这样便可以全身而退了,以为忍住疼痛绝然而去,会留给他人一处安隅了,转身之后,哀由心生。

  凝视着绝尘而过的人,此生会偶遇了无尽个,能够留住的会是几多,与生俱来的内心缺乏,已经负载不了过多的疏离了,当走进了心窝后,结局却是渐行渐远,那么又将承载一场长久的深痛,如果是如此的终局,宁愿就此割灭,从来便是这般的绝然心迹,紧紧地封锁着心膜,惟恐新伤添涂,始终学不会迅疾地愈合,过程会是冗长而崎岖的,过尽了千帆路,始能淡然抚平,执念深楚的人大抵都如此吧。

  明灭的灯火透过了瞳孔,始终记得那个烛光泛黄的晚上,孤星如泪,幽幽夜鸣,轻轻吐气吹灭了火光,还给了一室的黑暗,一切的尘嚣瞬即绝灭,疲累地坐着,寂然小憩,游移的思绪,倾说了大段的心念,扬起了白日里沉落的凌乱,夜里容易迷离。

  听,那夜语缠绵,看,那幽深如漆。

阅读延展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