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着行李箱的少年散文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北方,在秋季少有下雨,本来晴朗的天气是无可厚非的。但,对于我这么一个偏爱下雨的人来说却是莫大的失望。阳光暖暖地拍打在头发上、睫毛上、嘴唇上、肩上……很轻,很温柔,像是哄孩子睡觉的阿婆,不知不觉困意侵袭
【www.ruiwen.com – 散文】

  北方,在秋季少有下雨,本来晴朗的天气是无可厚非的。但,对于我这么一个偏爱下雨的人来说却是莫大的失望。

  阳光暖暖地拍打在头发上、睫毛上、嘴唇上、肩上……很轻,很温柔,像是哄孩子睡觉的阿婆,不知不觉困意侵袭了大脑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  迷迷糊糊听到“吧嗒吧嗒”的声音,终因眼皮太沉未能醒来。似乎是睡了很久。其实,我可以再睡一会儿,可是被一阵“隆隆声”惊醒了。我裹起外衣跑到窗口——声音传来的地方。只见一个少年大摇大摆地走来,脸上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傲气和兴奋,眉宇间还有一点点得意。再看他手中拉着行李,那“隆隆声”的响声正是拜他所赐。声音很重,像极了雷声,似乎在向人们宣告着什么。

  少年以45度角的仰幅看着前方,不曾留意行李箱因路过水凹地而延绵出两道狭长又狭长的轨迹,那轨迹仿佛言说着什么。少年不曾回眸,与我来个四目相对,始终坚定地看着前方,就连旁边窗内那道灼人的目光看着他也不曾侧目,似乎只有前方才有所关注的。

  这样的神情,似曾相识。

  在我还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孩童的时候,便萌生出一种仗剑走天涯式的流浪想法。我想要出去行走江湖,闯荡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。而且这种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。所以,在我得知我无法在哪个心仪的城市——南京上大学之后,毫不犹豫地在所有志愿上都填了远离家乡的大学。或许,这是上天对我的一种暗示。

  18岁之前,,我一直是家长、老师、同学眼中的好孩子、好学生、好同学;18岁之后,我还是那个我,只是放大了内心压抑许久的本性。那个藏在我心中整整18年的欲望,在我高考结束的刹那如火山喷发般一发不可收拾。我给自己18岁的成人礼物就是做回最本真的自己,寻找最想要的青春。

  所以,在那个染红枫叶的九月,我拉着行李厢,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北方的旅程。飞机场里“隆隆”的声音,很浓很重。但在我看来,那是为我华丽地开演而由衷地赞扬的掌声。踏上飞机之前,我转身看了父亲一眼,那个明显能看到白发,一脸沧桑的瘦弱的父亲,给了我一个孤独的背影。“对不起,爸爸,女儿走了!”内心轻轻地告别。转而,义无反顾地无比坚定地迈开了前进的步伐。随后一阵“嗡嗡”的飞机起飞声盖过了天际,惊飞了树丛里休憩的鸟儿。

  “轰隆隆”一声从天际传来,把我拉回了现实。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。再看看窗外,早已没有了少年的身影,不知道大雨对他是否有所影响。或许他正在某一屋檐下避雨,或许他正在前行的车上,又或许他正享受着大雨的畅快淋漓……

  望着来北方的第一场大雨,我默默地为那些行进在梦想路途上的少年们,暗暗地说一句:“前方有你们所想要的,坚定地走下去吧!”又像是在对自己说。

人已赞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